• 避孕药的奇怪:会令女性“男性化”?

    2018-10-15 19:31:29

    新浪科技讯 时间10月15日消息,据国外报道,避孕药中有9种不同的激素,有些具有微妙的男性化效果。为什么?我们应该对此感到担忧吗? 一切都从一种墨西哥薯蓣开始。1942年,一位

      新浪科技讯 时间10月15日消息,据国外报道,避孕药中有9种不同的激素,有些具有微妙的“男性化”效果。为什么?我们应该对此感到担忧吗?

      一切都从一种墨西哥薯蓣开始。1942年,一位来自美国州立大学的化学教授正在寻找廉价的黄体酮(progesterone,又称孕酮)来源。这种激素在当时有很多用途,包括预防流产和治疗更年期妇女。

      事实上,这位名为罗素·马克(Russell Marker)的化学家已经发明了一种用特定植物中的化学物质制造黄体酮的方法。一种选择是野生日本薯蓣的块茎。不过,日本薯蓣的块茎个头很小且多叶,并不含有足够的激素。

      马克在田野中寻找各种替代品,分析了超过400个,但一无所获。后来,他偶然在一本不起眼的植物学著作中发现了一幅画。画中的薯蓣具有肥大、多节的根部,据报道其重量可达100千克。他前往该植物的原产地墨西哥,将一个薯蓣私运出境。

      在发现了经济实惠的黄体酮来源之后,研究人员开始将其用作避孕药。不到十年之间,避孕药就投入了市场。另一方面,马克神秘地从生活中消失,开始于银器收藏。

      无论是对经济还是社会,避孕药的副作用都同样深远,并且被充分记录了下来。人们可以尽情享受而不必担心怀孕。突然之间,女性可以将20多岁和30多岁的人生用于提升自己的教育水平和职业成就,而不是家务和尿布。

      近年来,科学家开始意识到,服用避孕药的女性大脑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相比那些未服用避孕药的女性,前者大脑的某些区域似乎变得更像通常意义上的“男性”。

      一些行为也发生了改变。服用特定类型避孕药的女性在词汇运用上表现不佳,而这通常是女性较为擅长的。另一方面,她们的心像旋转(mental rotation)能力有所提升,而这方面通常是男性较有优势。最后,服用另一类避孕药的女性在识别面孔上更为出色——这是女性通常就很擅长的。

      经常有人对我们说,避孕好含有雌激素和黄体酮。但是,没有一种避孕药只含有其中一种激素。这是因为,当口服避孕药时,雌激素和黄体酮会分解得太快而不实用。相反,避孕药含有一些合成的激素。这些激素更加稳定,经过修改以模仿天然激素。

      市面上各个品牌的复合避孕药都含有相同类型的合成雌激素、炔雌醇和8种合成黄体酮之一的孕激素(progestin)。炔雌醇可以女性体内每个月的排卵,而黄体酮制剂会增加宫颈入口处黏液的黏稠度,使子宫变得不适合受孕。即使有卵子滑出并受精,受精卵也无法着床并生长。

      说到这里,一切似乎都没什么问题。然而,尽管合成激素能有效避免怀孕,但它们却无法完美替代天然激素。最终结果是,这些合成激素会带来原始黄体酮从未具有的副作用。

      互联网上着各种服用避孕药后出现痤疮、出汗和不必要毛发生长的报道和轶事。一位女性描述自己脸颊上体毛疯长,而另一位女性在使用了新牌子的避孕药后,出现了“披萨脸”(脸上长满了痤疮)。科学家已经对这些“男性化”副作用进行了充分研究,它们是真实存在的:某些类型的避孕药确实会产生很糟糕的不良后果,特别是对于过敏体质的女性。

      不过,背后的原因令人意外。根据2012年的一项研究,服用避孕药的美国女性中,有83%选择的药物含有由雄性激素制成的黄体制剂。其中包括一些颇受欢迎的品牌,如Ortho Tri-Cyclen、Loestrin FE 1/20和Tri-Sprintec®等,不一而足。

      这些避孕药所使用的雄性激素与被称为“”(nandrolone)的睾酮关系很近。这是一种强效的雄激素(影响雄性生殖系统发育的激素),能导致典型的男性特征发育。

      奥地利萨尔茨堡大学的认知神家贝林达·普勒策尔说:“这种激素有时会被添加到男性服用的兴奋剂中。”它能帮助增长肌肉,因此很受举重运动员和拳击手的青睐。前重量级世界拳王、英国运动员泰森·福里最近被判禁赛两年,原因是在2015年的类固醇检测中呈阳性(他声称这种药物进入体内是因为食用了未阉割的野生公猪肉)。

      我们对这些副作用的了解已经有几十年:第一种合成的黄体酮——炔诺酮(norethindrone)——就具有雄性激素的效应。回看20世纪40、50和60年代,怀孕女性有时会大剂量服用炔诺酮,以预防流产。然而,这种激素也导致她们身体发生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变化。

      这些女性更容易出汗,毛发增多,脸上的痤疮也更严重。有些人注意到她们的声音变得更深沉。服用这类避孕药的母亲所生的女婴中,有将近五分之一具有男性化的生殖器。其中一些不幸者还需要接受手术。

      现在市场上用雄激素合成的黄体酮中,雄激素成分已经大大减少。避孕药中这种合成激素的剂量也减少很多,并且这些激素往往会与合成雌激素结合,抵消了我们身体上的许多雄性化副作用。

      “多年来,这些合成的黄体酮制剂的剂量已经有所减少,但仍然与睾酮的化学结构相关。所有衍生物最终都会与乙羟基二降孕甾烯炔酮(levonorgestrel)沾上边,这是最常用于合成黄体酮的物质,”纽约人口委员会的生殖内分泌学家雷吉娜·西楚克-维尔说,“它本质上依然属于雄激素类,因为能够与雄激素受体结合。”

      多年以来,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代又一代的合成黄体酮。早期的黄体酮制剂几乎都具有雄激素特征,而近年来,科学家已经利用合成黄体酮开发出了新的避孕药。这些药物具有相反的功效,经常被用于治疗痤疮或毛发过度生长,因为它们是“女性化”的(不过也可能由于激素不平衡而产生不必要的副作用)。这方面的例子包括Yasmin®和Ocella™。

      总体而言,老牌子和较便宜的避孕药往往含有雄性化激素,而较新、较贵的药物则往往含有抗雄性化激素的成分。这或许就是服用复合避孕药的美国女性中,只有17%的人选择服用抗雄激素类避孕药的原因。

      人体中遍布着雄激素受体,尤其是汗腺和毛囊中,这解释了为什么促进雄性化的黄体酮制剂会让一些女性更容易流汗、毛发增多且痤疮增多。更令人不安的是,这些强效且能改变性特征的类固醇还会影响大脑。

      我们知道,青春期男性体内的雄激素会改变大脑的结构。对女性而言同样如此,相对少量的睾酮也能够导致大脑某些区域缩小而另一些区域增大。

      就我们对这些激素作用的了解,或许更令人惊讶的是,直到最近都没有人核实过由雄激素制成的黄体酮制剂是否会对人体造成影响。“有大量的研究是关于它们对人体的副作用,”普勒策尔说,“还有一些研究是关于情绪上的副作用,因为有些女性会出现一直抱怨的情况。但是,很少有研究涉及到对大脑和认知的影响。”

      在最早的这类研究中,有一项距今只有8年,而避孕药的使用历史已经有整整50年。当时,普勒策尔对女性拿到在月经周期里的变化很感兴趣。但是,当她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把服用避孕药的女性考虑在内时,她开始了。“我们知道,我们身体里产生的类固醇,例如黄体酮和睾酮,会影响大脑。因此理所当然地,我应该预计到任何合成的性激素也会有同样的影响,”普勒策尔说道。

      普勒策尔摒弃了最初的计划,开始测试避孕药的影响。她招募了一些男性和女性,有的服用避孕药,有的不服用。接着,她对这些参与者的大脑进行扫描。

      扫描结果令人。普勒策尔发现,服用避孕药的女性大脑中,有若干区域要比未服用药物的女性更大。这些区域刚好也是男性大脑中相对女性更大的区域。

      这项研究的样本数相对较少,而且没有区分雄性化和抗雄性化的避孕药,因此普勒策尔称,不要对研究结果过度解读。不过,也有其他研究暗示称,这两类激素其实都可能改变人们的行为。

      研究人员发现,服用雄性化黄体酮的女性在言语流畅性(遣词造句的能力)上表现较差,而她们的心像旋转(在脑海中旋转物体)能力又较强。这其实说得通,因为男性通常被认为表达能力略逊于女性,而在空间方面又有一定优势。

      其他研究表明,服用口服避孕药的女性在记忆情感故事时更像男性,即更多地回忆要点而非细节。而且,她们在识别他人的情感(比如生气、悲伤或厌恶)时,表现得就像男性一样。这一切都让人怀疑,某些类型的避孕药似乎在让女性的大脑“男性化”。

      然而,或许最令人惊讶的来自发表于2015年的一篇论文。这一次,普勒策尔对比了服用两类避孕药的女性和未服药女性的大脑结构。结果显示,服用了较新的抗雄性化黄体酮制剂的女性大脑中,有若干区域都大于其他女性。

      有两个大脑区域的增大尤其明显:一是梭状脸区(fusiform ce area,FFA),该区域约为豌豆大小,负责处理面部信息(从亲友的照片到形象);二是海马旁回场景区(parahippocampal place area,PPA),该区域对于识别地点(比如城市景观)十分重要。这些大脑区域增大的女性也更加擅长识别人脸。

      通常而言,识别人脸是女性很擅长的领域,即使在婴儿阶段也是如此。因此这就契合了口服避孕药会微妙影响大脑的观点。在这种情况下,抗雄性化的避孕药可能就具有“女性化”的作用。

      正如前文所说,服用雄性化避孕药的女性大脑中有若干区域也相对较大,包括通常男性大脑中较大的一些区域。女性服用这类避孕药的时间越长,这些区域的变大就越明显。

      令情况更为复杂的是,所有复合避孕药都含有会导致“女性化”的合成雌激素。这意味着,同样是这些女性,其大脑可能会同时经历“女性化”和“男性化”的影响。

      没有人能够预料到一株其貌不扬的薯蓣会引发女权。避孕药被称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据说还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女性工资水平提高三分之一的原因之一。

      然而,避孕药也可能有的一面。正如普勒策尔在2014年所写的,运动员服用类固醇药物时,我们称其为“服用兴奋剂”。人们认为这是药物,全社会都予以强烈。但是,我们却乐于见到数百万的女性每天都服用这些激素,有时更是从青春期持续服用到更年期。

      科学家还不知道这些药物对大脑的影响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人们的行为,但现在或许是时候检测一下了。(任天)